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 > 正文

国际卫星公司在全球突发事件中的作用

    时间:2014年06月25日    浏览次数: 收藏
导读:甲午马年的三、四月间,就像春意浓浓间似乎又夹杂着丝丝料峭一般,国际上先后出现了两件举世瞩目的大事,先是马航HA370航班的突然失联,接
        甲午马年的三、四月间,就像春意浓浓间似乎又夹杂着丝丝料峭一般,国际上先后出现了两件举世瞩目的大事,先是马航HA370航班的突然失联,接着又是乌克兰局势的动荡不安,而这回全球各种媒体平台报道的新闻素材来源的资料部分,很大一部分都是取自国际上的一些卫星公司,从而彰显出——
 \



        人们都知道美国有个硅谷,是因为有个微软的关系。其实在英国也有个硅谷,它就是伦敦东部的环岛(Silicon Roundabout)科技园,在距环岛不远处有幢建筑,玻璃幕墙的尽头圆柱自上而下醒目地嵌着《Inmarsat》几个字母及图标,这便是国际海事卫星组织公共有限公司(Inmarsat plc,以下简称海卫)总部所在地。
        在这家当今最先进的卫星通信公司深处控制中心大厅内,迎面而来的是一幅巨大的电子世界地图,上面显示着天际间正在运行的海卫11颗卫星的工作状况,而此时每颗卫星都运行在距离地面3.5万公里的地球同步轨道上。在这长6米、高4米、几乎占满整堵墙壁的电子地图上,覆盖着不同颜色标注的单元小格,每个小格都代表着横跨几百平方公里的区域。屏幕右下方两个象餐盘大小的绿色蜂巢标在澳大利亚的西海岸上方,意味着有大量船只和飞机正集结在此。
        为了帮助解开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alaysia Airlines)MH370航班失联谜团的线索,寻找客机的残骸,在过去的日子里,海卫在伦敦控制中心里的科技人员日日夜夜密切注视着全球移动通话和数据传输的流动,并利用屏幕墙上每日刷新的信息——以粉光和绿光表示——来推断航班可能的坠落地点。
        自从一架载有239人的飞机在2014年3月8日凌晨从雷达屏幕消失的几个小时后,海卫的一个卫星便接收到一个标明该失联飞机一处位置的“ping”信号*,在陆续收到一系列短暂的ping信号之后,海卫对信号做了一项详细认真的分析,从而辨别出了一条可能的由北向南的航线,所以要这样做,乃由于马航370失联航班缺乏定位数据,所以海卫不得不费力地估计飞机的飞行轨迹,而这种分析此前从未有过。
海卫的发现十分关键,因为它证实了这架波音777-200飞机几乎可以肯定已经坠入了南印度洋。而在航班失踪后的一个多月里,它仍然是调查人员用以推测事发过程的不多的几个有用线索之一。
        搜寻队伍集结在那片区域寻找的很大原因是,在珀斯西北部几千公里区域的水下,澳大利亚和中国船只都曾在此探测到几个信号,其特征与飞机黑匣子的信号相符,而这离海卫公布的飞机最后方位大致范围不远。这使人们有理由相信,飞机的残骸可能会很快找到。
        海卫对这次搜索工作最大的贡献,莫过于其卫星连接,一种主要用来传输维护数据,而不是导航甚至与空管交流,居然可以用来破解飞机的最后方位之谜,而在海卫的系统设计初衷里并没有搜索失踪飞机这一项目。
        事情的进展正如海卫对外事务高级副总裁克里斯•麦克劳克林(Chris McLaughlin)所说:“我们开始执行(搜寻马航MH370)任务时,沿袭了传统思路着手考虑问题,当意识到存在不止一个ping信号时,才恍然大悟、另辟捷径。”海卫由此对MH370可能的失事地点构建了一种假设,“我们把自己的这一可能的数据处理结果提交给了英国航天界的其他公司与机构,请求审议。”同时“我们也联系了波音(Boeing)公司,共同探讨飞机会如何活动,到3月16日,我们就把自己的新想法通知了马方调查机构。”




        海卫是1979年应国际海事组织(IMO)要求成立的一家非盈利性国际公司,1993年搬进了现在的办公场地,多年之后,它所在的硅谷环岛地区才开始以新世纪的科技创新闻名。尽管海卫从事的是高科技,但由于投资者对卫星领域的关注度不大,相比其它类通信企业,如广受青睐的有线电视和电信公司等,在英国科技企业中,海卫一直以来都是颇受冷落的一家,以致在设立之初,与如今遍布于该街区办公室和酒吧间中的科技型初创企业没啥两样。
        海卫作为一家现有1900员工、12.5亿美元年收益、遍布全球60多个地区的国际卫星通信公司,除了商业服务以外,还提供船舶和飞机的免费全球海上遇险和安全服务(GMDSS),以作为一项公益回报,且越来越习惯于在各种冲突和救灾的突发事件中扮演幕后角色。不过在此次马航飞机失联事件中,发现自己骤然被推到了聚光灯下,对此感到有些不自在。
        目前海卫的海事通信的业务在其总收益中仍然占大头要达到50%以上,对官方和军方依赖非常严重的地基服务和宽带租赁业务则约占30%,而航空服务虽规模最小、但却是增长最快的业务,仅2013年就创收了1.14亿美元(约合7亿元人民币),与2012年同比增加了13%。尽管海卫在世界移动卫星通信市场中只占48%的份额,但其规模是与它差距最小的竞争者、美国Iridium的规模的两倍。
        最新版的海卫飞机跟踪系统目前已经能够通过空中网络和卫星电话发送间歇性定位和其他驾驶舱数据,目前全球大约有5000架飞机已配备上这项技术,可是由于多数航空公司大多不愿意承担使用小规模卫星追踪技术所需要的费用,因此,推广不很顺利。更由于航空监管部门尚未认定该系统是一个必备的安全设备,导致许多航空公司仍在观望中。不过由于这次370航班的失踪,国际航空界已正在重新思考,是否有必要持续追踪每天在天空中穿插飞过的将近10万架飞机。 
        虽然近期的经济不景气促使国际船运业务放缓,许多政府合同也因为预算限制而中止,但海卫还是投入了16亿美元升级其卫星网络,以提供更强的能力和更快的数据传输速度。2014年4月,海卫公司投资16亿美元打造的三颗《Global Express》卫星,其中的第一颗已在去年12月被送入轨道,其余的两颗卫星也将于今年年底全面投入应用。
        《Global Express》能够以比当前的系统快100倍的速度运行,使空中视频会议或空中3D电影等新服务,以及从飞机上实时报告地点和运转信息成为可能,届时海卫将成为世界上首家可提供高质量、无隙覆盖全球的移动宽带服务的运营商。
        尽管这样一家高技术企业平素较为低调,且由于在卫星投资方面烧钱不少,人们担心此项即将完成的卫星计划有可能会让其负债累累。但让人惊讶的是,海卫的财务运作相当平静,原来它雄心勃勃的卫星发射计划受益于其全电力推进系统(all-electric propulsion systems)和所谓的“SpaceX”,一个可重复利用的航天器系统。




        当紧急状况发生时,卫星通信往往发挥着关键作用。如2011年3月11日,在日本东部地震和海啸发生后,美国卫星通信商铱星公司(Iridium)宣称在灾难发生后的72小时内,公司在该地区的音频和数据流量增加了700%。与此类似,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发生后,卫星通信也曾得到广泛的应用。
        正因为卫星通信的作用如此广泛,故用途取舍于客户的不同需求,也就自然地被分为两种——民用或军用。同样在伦敦海卫控制中心的电子地图屏幕墙上,通过不同色块也可一目了然地看到这种变化,如临近英吉利海峡、波斯湾和马六甲海峡的繁忙的海上航线呈现出的是深绿色。但在乌克兰东部、克里米亚半岛、叙利亚和阿富汗等地缘政治热点区域单元小格却亮起的是粉色和黄色,这反映出了在这些地方,多方军队,媒体和慈善救济组织正在高频率地使用卫星电话和宽带终端。
        4月10号,设在北欧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北约(NATO)总部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一组卫星照片显示了包括战斗机和坦克在内的俄罗斯军事装备,称俄在边界一侧部署了多达4万名武装人员,照片上的装备便是这一部署的组成部分。就在北约公布卫星照片的当天,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Putin)再次声称要缩减对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
        但这次公布的照片不是由海卫提供,而是由一家名为《数字地球(DigitalGlobe)》的美国商业卫星公司所拍。虽然海卫一直向各国政府部门,以及有陆地、海洋或空中业务的全球各大公司提供音频和高速移动数据服务,并长期向民用或军用船只和飞机提供通信连接,美国政府也是其客户之一。 
         北约官员称,《数字地球》拍摄的系列卫星照片显示,在距俄乌边界不远的新切尔卡斯克有一处俄罗斯的兵营,他们之所以公布由商用卫星提供的照片,而不是军用卫星拍摄的照片,原因在于机密图片的解密手续很复杂。而美国政府与总部位于科罗拉多的《数字地球》卫星通信公司之间有合同关系,这种合同关系允许五角大楼及美国盟友可共享该公司拍摄的卫星照片。
        《数字地球》出售从世界各地拍摄的卫星照片,这些照片上有文化景观,也有军事和地缘政治研究对象,比如2012年在朝鲜首都平壤举行的一次阅兵式。而这次公布的卫星照片是今年的3月22日到4月2日之间拍摄的。其中的一张卫星照片显示,距乌克兰边境40公里的俄罗斯城市别尔哥罗德附近驻有20多架直升机。另一些卫星照片则摄自距离乌克兰边境更远的地点,其中包括与乌克兰隔亚速海相望的俄罗斯城市叶伊斯克和阿赫塔尔斯克。

 
表1:

卫星名称 覆盖范围 经度 发射火箭 发射日期
海卫-4 系列  
海卫-4 F1 1-4亚洲-太平洋地区 143.5° 大力神5型 2005年
海卫-4 F2 1-4欧洲、中东、非洲 25° Sea Launch Zenit-3SL 2005年
海卫-4 F3 1-4南北美洲 98° Proton-M/Briz-M 2008年
海卫-3 系列  
海卫-3 F1 印度洋地区(IOR) 64.5° 大力神IIA型 1996年
海卫-3 F2 太平洋地区-东(AOR-E) 15.5° Proton-K D-1-E 1996年
海卫-3 F3 太平洋地区(POR) 178° 大力神IIA型 1996年
海卫-3 F4 大西洋地区-西(AOR-W) 54° Ariane 44L(V97) 1997年
海卫-3 F5 1-3欧洲、中东、非洲 25° Ariane 44LP(V105) 1998年
海卫-2 系列  
海卫-2 F1     Delta ll
(6925)
1990年
海卫-2 F2 太平洋地区(POR) 143° 1991年
海卫-2 F3     Ariane 44L 1991年
海卫-2 F4     Proton-K 1992年
 

今日发帖

会员总数

邮件订阅
1344

卫星电视干扰,拿什么根治一个早已酝酿、庞大的全覆盖直播卫星节目市场由此打开,老百
说说中星九号那点事儿(一)提起中星九号卫星,卫视发烧友都非常熟悉,即使不是卫视爱好
户户通破局2014  仅仅不到3年的时间,我国的卫星直播户户通工程,就成为了
国外直播卫星电视发展经验本文通过对美国、英国、法国、日本、韩国、印度、印度尼西亚
我国历年卫星电视收转站数量统计2013年底,我有幸从总局规划财务司统计处获得了我国历年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