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察 > 正文

互联网卫星:没有赢家的太空竞赛

    时间:2015年06月23日    浏览次数: 收藏
导读:覆盖广泛、价格便宜的高速卫星互联网可能就像马斯克的星际移民梦一样,只存在于虚构的科学作品之中。在这场太空竞赛中,一方是Space X公司

覆盖广泛、价格便宜的高速卫星互联网可能就像马斯克的星际移民梦一样,只存在于虚构的科学作品之中。

在这场太空竞赛中,一方是Space X公司(和特斯拉汽车公司)的创始人伊隆·马斯克(Elon Musk),背后有谷歌(微博)撑腰。另一方是马斯克的朋友格雷格·伟伦(Greg Wyler),OneWeb的创始人,支持者是维珍集团(维珍银河的母公司)及其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一个古怪的亿万富翁。

这个世界上还有数十亿人不能访问互联网,而双方争夺的东西就是把高速卫星互联网接入服务出售给这些人——并在这个过程中成为一个全球性的电信公司,能够与康卡斯特和Verizon这样的巨头抗衡。并且,马斯克还打算在时机成熟的时候,把互联网接入服务出售给那些想到火星殖民的人。

上月末, Space X公司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提交申请,开始测试这样的系统。可惜的是,覆盖广泛、价格便宜的高速卫星互联网可能就像马斯克的星际移民梦一样,只存在于虚构的科学作品之中。

天价的野心

卫星互联网已经存在多年,但严重的延迟(卫星接受请求和做出响应之间的时间差)是个大问题,对于实时(或近乎于实时)的应用,比如在线游戏,或Skype这样的电话会议工具来说,它就显得很不实用了。

马斯克和伟伦的计划都是通过将自家的卫星发射到低地球轨道(地球上方高约100至1250英里)的方式,来消除这种延迟。与其他卫星相比,这种卫星离地球更近,这样一来,Space X和OneWeb就可以把延迟从500毫秒减少到20毫秒,和一般美国家用光纤互联网的延迟差不多。

美中不足的是,从这些卫星传来的信号,覆盖范围无法和2.2万英里高空的地球同步轨道卫星媲美。这就意味着,这些公司必须升空更多的卫星来弥补这个问题。伟伦今年早些时候告诉《商业周刊》,OneWeb计划升空约700颗卫星,以便全面覆盖地球表面。另一方面,马斯克告诉该杂志,Space X公司计划升空4000颗左右的卫星。

这些计划不仅听起来雄心勃勃,事实也是如此。但人类发送卫星到空中已经有几十年历史了。这些计划真正的问题在于:它们的成本可能会是个天文数字。

马斯克和伟伦远远不是最早提出这个想法(用近地轨道卫星提供高速上网接入服务)的人。早在20世纪90年代,一些公司就考虑过这个理念,其中最有名的当属比尔·盖茨(Bill Gates)、早期的蜂窝服务企业家克雷格·麦考(Craig McCaw)和沙特王子阿尔瓦利德·本·塔拉尔(Alwaleed bin Talal)资助的Teledesic。这家高调的公司计划升空840颗卫星,但是事情一波三折,公司最后终于在2002年停工,并在2003年把无线频谱使用权交给了FCC。由于Teledesic及其同时代一些尝试惨遭失败,很多观察家对最新一批想提供这种卫星服务提供的公司并不看好。

“这种大型卫星网络的效率非常低,” 卫星通信行业分析师罗杰·卢什(Roger Rusch)说。他承认, Space X公司和OneWeb现在打算使用的小卫星已经比20世纪90年代便宜,但是他说它们仍然非常昂贵。 “它们确实便宜了一些,但你需要使用4000个这样的卫星,所以便宜到千分之一还差不多,”他说。

在去年的一个博客帖子中,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提到通过Internet.org(他参与创办的一个非营利的项目)提供卫星互联网服务,为全球各地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的可能性。但是据Information说,扎克伯格已经搁置这个想法,因为它的成本太高。

控制成本的问题

成本控制极为重要,因为Space X和OneWeb面向的是发展中国家的公众,而不是去这些地方度假的富有企业家和高管。这意味着,从包月服务到卫星天线的所有一切都必须价格低廉才行。此外,卢什说,光纤互联网连接和无线移动数据套餐迅速风靡世界各地。采用老派的电缆方式来连接数十亿尚不能上网的人,这种方式可能会变得更加便宜。

即使Space X和OneWeb可以解决定价方面的问题,它们也不得不和只做地面服务的电信商开展“政治”斗争。而在这个方面,OneWeb比较有优势:伟伦拥有Teledesic之前的无线频谱使用权。维珍的布兰森说,这方面其实余地很小。

“格雷格拥有这些无线频谱的使用权,已经没有空间容纳另一个网络了——就像物理上没有足够的空间一样,”他告诉《商业周刊》。 “如果伊隆想进入这个领域,最顺理成章的事情就是和我们一起干,我觉得我们一起合作的可能性比各自单干的可能性要高得多。”

对于这个问题,马斯克已经有了一个想法:使用基于激光的传输技术(另一种未经证实的技术)来避免牌照问题,尽管上个月提交到FCC的申请书中没有提到这样的计划。

成本比较

但是,如果有个人知道铺设光纤管道和建设卫星网络的成本差异,这个人就是伟伦了。他的第一家公司是电脑零件服务Silent Systems,1999年以1亿美元的价格售出之后,他创办了卢旺达互联网服务提供Terracom。该公司必须自己修建很多网络基础设施,包括光纤管道和信号发射塔。2007年他以2000万美元出售了该公司,并创办了卫星互联网公司O3b公司。

O3b公司通过中地球轨道卫星提供互联网服务。这是低地球轨道和地球同步轨道卫星轨道之间的一个折衷方案,该公司不需要升空数百颗卫星,就能够把延迟降低到比较合理的150毫秒。但是,它不像Space X公司和WebOne设想的那样,直接向最终用户提供服务,而是在库克群岛这样的地方把接入服务出售给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后者又通过蜂窝网络或固定线路链接,为自己的客户提供服务。

去年,伟伦离开了O3b公司,然后在谷歌工作了不长一段时间。对于成本问题,他已经有了一些具体想法。他告诉《商业周刊》,不必让每个用户都购买自己的卫星天线,他希望这些天线被安装在公共场所,比如学校和医院,由它们来提供无线网络接入。

至于Space X,该公司的一局大棋就是想办法让太空旅行变得更便宜。马斯克可以把制造并部署卫星的成本降低到出人意料的水平吗?其实这也是有可能的。

然而,真正的问题是也许在于:你太不可能预测出这个系统到底会花费多少钱,直到为时已晚。 “要测试这个概念,又不真的修建网络,这非常困难。” Forecase International公司的航空航天与防务分析师威廉·奥斯托夫(William Ostrove)说。“成本将会极其昂贵。”

当然,这场比赛中一方(说不定双方)有可能打造出一个价格可行的卫星互联网服务,让全世界公众都能上网。但同样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是:数以十亿计的美元打了水漂,不仅是为了技术创新,也因为他们太执迷于野心。

今日发帖

会员总数

邮件订阅
1344

卫星电视干扰,拿什么根治一个早已酝酿、庞大的全覆盖直播卫星节目市场由此打开,老百
说说中星九号那点事儿(一)提起中星九号卫星,卫视发烧友都非常熟悉,即使不是卫视爱好
户户通破局2014  仅仅不到3年的时间,我国的卫星直播户户通工程,就成为了
国外直播卫星电视发展经验本文通过对美国、英国、法国、日本、韩国、印度、印度尼西亚
我国历年卫星电视收转站数量统计2013年底,我有幸从总局规划财务司统计处获得了我国历年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