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察 > 正文

翎客航天凭什么估值1亿

    时间:2014年10月08日    浏览次数: 收藏
导读:胡振宇,一个21岁的年轻人,做了一件让航空界和资本界尖叫的牛逼事儿。今年年初,他创立了名为翎客航天的公司,成为中国第一家私人火箭公司
胡振宇,一个21岁的年轻人,做了一件让航空界和资本界尖叫的牛逼事儿。今年年初,他创立了名为“翎客航天”的公司,成为中国第一家私人火箭公司。

 

在他之前,没有一个航天爱好者会如此直面地向权威的航空体系挑战。今年1月2日,胡振宇成立了中国第一家私营航天公司——“翎客”。随后马不停蹄地为其壮大“声势”:在国内创业融资服务平台天使汇上三天便获得515万融资认购,更是获得天使投资人杨宁领投300万元。目前,“翎客”获得的投资除了这两家,还有IDG。

 

杨宁第一次见到这个身高不到1米7、脸上稚气未散的小男孩,他们一见如故,一起聊了5个多小时。“杨宁知道很多好玩的东西,一点也不像70后。”真正“降服”杨宁的是,胡振宇带着团队演示了一遍地面测试。“那次彻底把杨宁给惊呆了,完全震住了,当即拍板投资我们。”

 

而小米之父雷军,也在不同场合表达对这个90后小孩儿的赞赏之情。私人火箭,这是70后,甚至80后想都不敢想的事,90后胡振宇迈出了第一步。

 

 

火箭狂少:凭什么估值1亿

 

目前,国内的航天航空行业主要由航天科技集团和航天科工集团所垄断。行业特殊性以及研发资金需要庞大等因素,使得这一块领域还属于百分之百的国有主导。

 

而胡振宇凭着一股冲劲,叩开这扇森严的大门,直面权威去撬动这块尚属国企、事业单位的领地,甚至没有任何的犹豫和顾虑。

 

在提交给创投机构的商业计划书中,胡振宇这样描述他的商业设想:高速洲际载人,从香港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11150千米的距离,通过搭乘载人火箭,40分钟可达到。

 

按照胡振宇的规划,翎客航天将是国内首家提供探空火箭发射服务的私人公司。与公众更加熟悉的“长征”等运载火箭相比,探空火箭体型更小,通常长度不超过10米,箭体直径不超过300毫米,有效载荷数十公斤。它的作用是将搭载的仪器送到几十至几百公里的高空,进行几分钟的科学观测,飞行轨迹是“直上直下”,不需要达到第一宇宙速度,也不需要入轨、释放卫星等复杂动作。

 

国内现有探空火箭天鹰三号的飞行高度为220公里,有效载荷50千克,市场单枚售价300万元。胡振宇打算用一年时间研发动力系统,达到100公里飞行高度,三年内完成200公里,并将价格压至市场单枚售价压至216万元一枚。“体制内的企业使用很多精度仪器去测量,成本就高了,我们使用常规仪器,通过试验保证安全性,可以把有效控制成本”。

 

创业之初,没有任何资金来源,为了成立公司,胡振宇拿出了所有积蓄作为翎客的启动资金。公司创业大部分的风投,他也是亲力亲为,一个人去跑,“我原来的性格挺内向的,现在变得越来越外向。”一边忙于项目研发一边忙着公司运营,这个准毕业生的生活繁忙而充实。“一个月最少要跑两个地方,以前最喜欢睡觉,一天要睡12个小时,现在经常睡不到6个小时。”强大的工作量必须找人分担,“现在公司团队增到6个人,专门请了一个大牛负责整个公司运营,他花四年读了五个学校,还都是很牛的学校,跟他相比,在运营这块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

 

为了给公司取个响亮的名字,胡振宇费了一番心思:“先有英文名Linkspace,才去考虑中文译名。Linkspace是连接太空的意思,我们就想做出可以翱翔宇宙的火箭。而中文名选择上也想了很多,后来看到翎这个字,是指鸟类尾部的羽毛。这样中英文名无论字义读音都能很好的契合在一起。”

 

除了杨宁以外,很多风投都慕名找上门来。“风投有两种,一种是像杨宁那样,有支持年轻人创业的理想主义情怀,对你的项目本身很感兴趣。还有一种,就是纯粹的风投,上来就和你聊商业模式、财务数据,上来就砍价。”胡振宇见过很多风投,“坦白说,我不喜欢后一种。”

 

几个月前,胡振宇拉来了第一笔投资,投资1600万元,换取16%的股份,这是胡振宇为他的创业公司“翎客航天”开出的价码。

 

以此计算,成立仅半年的翎客公司估值是人民币1亿元。“现在还在走流程,我认为值这个钱。”在老谋深算的资本面前,胡振宇死咬住了这个价格。

 

合伙人三剑客:团队“三年不超50人”

 

在很多人眼里,胡振宇或许是一个不听劝告、一意孤行的“怪胎”,但是他总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跟他一起做炸药,玩火箭。

 

“我们团队的人都不用说服,我一直抱着的态度是爱来不来,不来拉倒,最后大家都很自然的走到一起”。

 

在胡振宇看来,创业没有想后路,团队中的人不能花太多精力去想后路,“想后路就滚蛋!做事必须专一。这么做,你的人生降低了风险但是提高整个团队失败风险。”胡振宇还为此清理了一些违规团队成员。

 

像阿里巴巴一样,翎客实行合伙人制度,胡振宇目前在其中占股不到30%。除了胡振宇以外,翎客还有两个合伙人,美国密歇根大学硕士、清华大学博士严丞翊和火箭发烧友吴晓飞。

 

对选择合伙人,胡振宇并不看重学历“现在团队里六个人,从博士到中专,什么学历都有,只要有技术有能力,这个并不重要。”

 

其余两个合伙人都有一些吸引着他的亮点。“严丞翊的专业知识就不用说了,我和他是在微博上认识,当时,我利用手上渠道关系给他供应试验物料,跟他一拍即合。后来创建公司我跟他一说想法,他就过来了”。

 

而另一个队友吴晓飞,胡振宇形容他是比自己要求还严苛还卖命的人,“老婆生孩子前一天晚上还跟我们在一起做试验。”而他做的液体火箭发动机更是让这个火箭少年一说起来就两眼放光,“他的技术可以说是业内第一”。团队里除了严丞翊是80后,其他都是90后,大家平时都玩在一起,科研上的事情都是大家一起讨论。

 

随着公司的发展,胡振宇自身也经历着身份上的转型。“以前我是钻研技术,现在我要向懂技术的管理者身份靠”。

 

这个90后有自己的一套管理哲学。团队里奉行平等原则,“我不喜欢别人称呼我胡总或者是董事长,跟他们在一起谁叫我总就打谁”。胡振宇也坦承,平时团队也不太需要他管,“大家思想接近沟通起来也没什么难度,遇到困难大家都会提出自己的建议和意见,然后看谁的意见好就采纳谁的,遇到分歧时也是一样,谁能说服大家就服谁”。

 

对于尚处于起步阶段的翎客,还存在很多问题,比如资金还不到位。由于这个原因,现在翎客还没有独立的办公室,成员分布在不同地方工作。但种种困难都阻止不了这群新锐创业者要做好项目决心。

 

“我们的远程协助能力都特别好,平时通过即时通讯工具沟通工作进度,偶尔也会聚聚,碰碰头。”资金的紧缺还造成一个问题,那就是运营支出必须缩减。胡振宇的团队里除了有家室的吴晓飞,其他成员都是不带薪白干。

 

“现在是非常时期,我自己也没有工资,等资金落实之后,会拨一部分出来做运营,但不会太多,我希望一直保持小团队,三年后也不会超过50人,这样不会耗费太多精力”。

 

不怕重头再来,“我只管做好自己”

 

成立仅半年多的时间,翎客团队就获得了800多万的风投,单单是杨宁就投了300万。东奔西跑拉拢更多关注航天的人投资,对于有些创业者来说有些艰难的事,胡振宇却乐在其中“我很喜欢跟这些投资人交流,在他们身上能学到很多”。

 

经历过林林总总的投资人后,胡振宇也有自己的偏好。“理想派的投资人比较适合我,这种风投不在乎钱,他们追求的是精神层次的东西,只要项目合意就会投。我们项目的投资额都写在报告上,不会特别去谈。”第一次跟杨宁见面,聊了翎客的发展和商业模式、怎样冲破政策壁垒和市场垄断等问题,一口气聊了5个小时,一直聊到凌晨一点。之后杨宁派助理到江苏考察了一次地面测试,当即拍板投资。

 

一次好的试验胜过千言万语,这个火箭少年深谙此道理,他把精力都投放在科研上面,走产品精品化路线。“我们不靠单一产品盈利,会不断做技术类探索,技术方面的革新”。

 

频繁曝光给胡振宇带来了知名度的同时,也面临很多质疑的声音。他用开玩笑的语气一句带过:“Youcanyouup,我只管做好自己,你要喷是浪费你自己的精力和时间。”相较这些骂声,真正让胡振宇焦灼的是每个月的实验进度问题,“一旦该做的实验没有按计划完成,我就会有压力。”

 

在某些方面,胡振宇有着超出年龄的沉稳,在商业布局上很沉得住气,对于企业客户的定位心里很清晰。翎客目前的技术水平,可以开发小火箭来满足一些个人客户需求,但是他却将定位瞄准高校、研究院等群体上。

 

“现在太空火箭市场容量与利润不乐观,但等我们在保证质量前提下把成本降下来,这个利润就会上去。做小火箭对技术提高没有帮助,还分散精力,一旦进入个人市场,很容易被其他大的公司吞并,暂时不考虑。”

 

目前,他只计划到三轮融资的情况,第一轮融资到位后会将90%的资金用于技术研发,生产出产品投放市场。“现在我们在做一个项目,具体是什么不能说,大概明年就会出来。”通过三轮融资把利润滚大去完善技术,通过7年积累去建立小型商业运载平台,发射小型卫星是翎客的短期目标。

 

私人航天公司是还未被开发的领地,进入时间早也成为翎客一个很大的竞争优势,但是谁也无法预测之后的发展。

 

面对创业各种可能性,胡振宇也做好了各种打算,唯一不变的是对航天的热爱:“失败了那就总结经验重头再来,我不会改行,为这个牺牲太多了,我现在网球和钢琴水平都很低,改行就太不值得了。”他笑着说。

今日发帖

会员总数

邮件订阅
1344

卫星电视干扰,拿什么根治一个早已酝酿、庞大的全覆盖直播卫星节目市场由此打开,老百
说说中星九号那点事儿(一)提起中星九号卫星,卫视发烧友都非常熟悉,即使不是卫视爱好
户户通破局2014  仅仅不到3年的时间,我国的卫星直播户户通工程,就成为了
国外直播卫星电视发展经验本文通过对美国、英国、法国、日本、韩国、印度、印度尼西亚
我国历年卫星电视收转站数量统计2013年底,我有幸从总局规划财务司统计处获得了我国历年卫星